所巴新闻网
设为首页
加入收藏
联系我们
返回首页
> 星座运势 > 倚天国际网 - 故事:丈夫裤兜翻出2张过期影票,远嫁没存款的她却没底气离婚
推荐新闻
最新新闻
相关新闻
倚天国际网 - 故事:丈夫裤兜翻出2张过期影票,远嫁没存款的她却没底气离婚
作者:佚名  点击数:1582   更新时间:2020-01-10 11:39:10

倚天国际网 - 故事:丈夫裤兜翻出2张过期影票,远嫁没存款的她却没底气离婚

倚天国际网,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:zz1895

“马经理,我手里客户的资料和档案都已经清点好了,儿子幼儿园马上放学,今天我先回去行不?”李兰月小心翼翼地问着那位比自己还小的经理。

“李姐,晚点要开会哦,总监一再强调今天的会议很重要,任何人都不能缺席的。”其实稍后的会议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日常总结会而已,只是马超新官上任,正好拿这个资历比自己老,年龄比自己大的老员工来立立威风。

“可是我婆婆这两天身体不大舒服,没人帮我接孩子,我现在走,算我请半天假吧?”李兰月有点着急,儿子才刚刚上幼儿园,还不习惯离开家里,每天都在幼儿园哭闹。如果现在不去接,又不知道得哭成什么样。

“您丈夫不能替您接一下吗,这个会议您确实不能缺席。”

李兰月无奈坐下,这个月因为家里的事情已经请假几次了,如果今天强行走,只怕到时候又得大会批评,再加扣工资,本来现在工资就不高,再扣个七七八八就没什么了。

李兰月赶紧给老公发信息,希望他帮忙接一下小宝。结果老公就一句:“开会,没时间。”给堵了回来。

等到所有人把手里的事情做完再开完会时,已经是下午六点半。距李兰月做完自己的事想走的时间,已过了两个小时。

急急忙忙赶到幼儿园,儿子文小宝已经哭成了泪人,整张小脸涨得通红,肩膀一耸一耸的,好不可怜。

李兰月心疼地抱起儿子往菜市场挤。因为来得比较晚,好点的蔬菜都没有了,只剩一些歪萝卜,烂菜叶。还好肉类每周都会集中囤一次,所以李兰月挑拣了几个看起来不那么歪瓜裂枣的白萝卜,赶回了家。

家里一片漆黑,只听见婆婆躺在床上喊:“哎呦,怎么还没回来啊,我就生两天病,饭都没得吃,这是要饿死我老婆子呀。”

李兰月马上接声:“妈,我回来了,您稍等一下。饭菜马上做好。”说罢把小宝放下就往客厅走,准备开灯。

蓦地,沙发那里传来一阵手机荧光,吓了李兰月一跳。定睛一看却是老公文风戴着耳机窝在沙发里玩游戏。

“老公你怎么回来了都不去接小宝,也不煮个饭?”

“哎呀,累都累死了哪有时间搞这些。我们部门总监前段时间离职了,最近公司要再提拔个总监,我带同事们开几把黑,拉近拉近感情。”文风眼睛死盯着手机屏幕,头都不抬地回答道。

躺在床上的婆婆也一溜烟地爬了起来:“你别吵文风,他是忙大事的,等他升职了我们都跟着享福呢。”

李兰月无语至极,偏生这会儿小宝也悄咪咪地走过来扯着李兰月的衣角说道:“妈妈,我饿了。”

好好好,一家子都合着欺负我呢。李兰月点了下儿子的额头,转身进了厨房。好女不和男斗,好女不和婆婆斗,好女不和小孩斗。

做完饭,刚刚还喊饿的小宝却偏偏闹腾起来。不吃这个,不吃那个,左挑右捡的半天不肯吃下一口。

婆婆看不过眼:“兰月你就喂他吃几口吧,我现在感冒着不好喂饭,孩子在长身体不吃饭可不行。”

李兰月本来想说,小孩子不想吃饭就得让他饿着,等他想吃时先教育一下,再把饭菜热一点给他吃,几次就能把这挑食不好好吃饭的坏习惯治好了。

可是婆婆哪里同意这么对付她的宝贝孙子,当即红着眼眶说:“你这是嫌弃我生着病,不能帮你做事,把气撒自己儿子身上呢。”

文风也抬起头帮腔:“老婆,不是我说,你做菜手艺确实不咋地,你就喂他两口算了。”

李兰月看时间有点晚了,确实没时间陪儿子太折腾,只得放下碗筷耐心地哄着这个小祖宗去吃饭。

等儿子吃完饭,桌上的饭菜都凉了,李兰月随便吃了几口,就赶紧地收拾碗筷,洗碗拖地,洗衣服。

平日里这些事情婆婆也会帮着做一点,只是婆婆身体不大好隔三岔五就犯风湿,得感冒。事情就只能等到李兰月下班回来做。

而文风,常常要加班,就算回家了,除了吃饭之外其余时间都在玩游戏。手机上玩罢电脑上玩,家里的事情与他无关,那都是女人该做的。

可谁让文风是李兰月自己选的,自己追的呢。当初李兰月就是看中了文风长得帅,又有才。而现在的文风虽然有了点啤酒肚,但依旧长得帅,还能赚钱。

用别人的话来说,李兰月是捡了个宝了,谁又知道这个宝有多难招呼?李兰月无奈地摇摇头,把衣服晾好后,进小宝的房间开始哄娃睡觉。看着儿子和老公那颇为相似的脸,李兰月有时候又觉得自己的一切付出是值得的。

自己确实也没啥能力,还能有一个这么帅又能赚钱养家的老公,也该知足了。至于不干家务活这事,可能是男的的通病吧,毕竟嫁给谁不是过日子呢。现在家里也还有婆婆偶尔帮帮忙,日子也不是过不下去。

再说,自己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宝贝陪着,什么怨言都没有了。

忙完一切已是晚上11点。李兰月爬上床时文风还在玩游戏,手机光照耀下,文风长长的眼睫毛轻微颤抖,快要发福的脸还残留着几丝帅气。李兰月心血来潮:“老公,要不咱们再生个女儿吧?”

文风抬眼看了下李兰月:“有时间生女儿还不如先把自己捣鼓好,我马上升王者了,下次再说。”

见文风毫无兴趣,李兰月只得无奈睡下。也许是入秋的天有点凉,也许是文风坐着玩游戏让风灌进了被窝。李兰月只觉得有一股寒意包裹着自己,久久没能散开。

文风快生日了,李兰月看中了一套黑色真丝睡衣,打算捣鼓好自己,在文风生日的晚上把文风拿下,为自己一儿一女的大计添砖加瓦。

好不容易等到发工资了,却发现工资比自己预计的低了很多。李兰月算了算,就算之前请的那几个半天假全按一天扣,工资也不至于低这么多啊。

作为代理记账公司的财务顾问,李兰月早就发现平日里公司有过偷偷多扣自己工资的情况。只是平时李兰月想着自己常请假可能给公司添了不少麻烦,再加上文风也没指望自己赚多少钱,所以她向来也没怎么计较。

但这次工资给得低于自己的想象了,再加上这个月李兰月确实需要多点钱,她就跑到公司发工资的财务那一探究竟。

李兰月进到办公室时,里面有几个同事正在领工资。她随意扫一眼,发现有几个人是自己部门刚进来不久的新人。

虽然是新人,但岗位却是和李兰月一样的,财务顾问。其实之前李兰月有机会晋升组长甚至财务经理。但晋升的话,工作任务会更重,因为家庭和孩子李兰月只好选择放弃。

可当李兰月偷偷瞄一眼新人工资条上的金额时,她感觉自己要炸了。那几个新人的基本工资,比自己的还要高。如果不是李兰月手里负责的记账企业比那几个新人多,奖金比他们高的话,她这个老员工的总工资会比新人还要低。

李兰月当下没有发作,等到几个新人出去之后,才顺手把办公室门关了坐了下来:“于总,我这个月基本工资给得好像有点低啊。”

新员工底薪比我高出1400,财务心虚道出其中猫腻。

公司财务负责人于总习惯性地用手帕擦了擦自己的秃顶,笑眯眯地回答:“哪能啊,基本工资扣了五险一金之后,可不就只有那么多吗?”

“我的底薪是3000,按照3000的五险一金算,个人应当扣除掉580元。再扣掉请假的200,再加上企业代理记账的奖金。我这个月的工资至少有将近5000,可是这次给我发的只有4000多一点,底薪显示1600不到。这有点离谱吧?”

“这个月起,财务专员所有的底薪都调低了,加了提成比例,你不知道吗?上次开会都说了。”于总继续擦擦脑袋,脸上依旧笑眯眯的。

“是吗?所有的财务专员底薪全部调低了?”

“对呀,所有的。”

“可我刚刚看到新来的小杨底薪3400,扣掉五险一金后还剩两千七八呢。”

“你,私下了解其他员工工资可是大忌。”于总眼里闪过一丝惊慌。

“那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,这到底什么情况,不然我就和别人说,小杨的底薪就是你告诉我的。”可能是于总笑眯眯的让人觉得不是那么可怕,李兰月不知道自己哪来的气势,势必要逼着于总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“告诉你也没关系,如果你还想保着现在的工作就最好别乱说。”

于总瞪了李兰月一眼:“这个月你们财务记账部多了好几个休产假的女同事,老板说把你们部门老员工中女同事的底薪挪一点给产假的同事,反正你们也在公司放过产假,就当把当时得到的工资匀一点出来。”

“你这明显是同工不同酬!”李兰月有点气愤。

“不是给你们加了一点企业代理奖金吗,你也在公司这么久了,家里事情又多,跳槽有那么容易吗?去其他公司做能有这么舒服吗?还是知足一点,别闹,别乱说。”

好一个知足,李兰月瞬间想辞职,但是正如老于所说,她现在这个家庭状态,又正打算生二胎,哪这么容易换工作呢。公司倒是吃准了她们这些人。

虽然工资比预想的低,但是李兰月咬咬牙,把本来就不多的护肤品预算减了又减,还是打算把那件黑丝睡衣买了。

因为最近文风非常不对劲,原本每天斗志高昂喊着马上就要升职的他,现在每天却黑着个脸,早上上班不再积极,晚上回来也不再说公司的事情。但是加班时间却比以往长了很多,平均每天要到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。

李兰月琢磨着,兴许文风口中的升职并未成功,不过自己丈夫还年轻,又有能力,李兰月相信文风总有一天会成功的。但眼下,她只想好好安慰安慰这个情绪低落的老公。

晚上,李兰月忙完家中琐事后,特地把儿子早早哄睡了,赶紧换上心爱的黑丝睡衣等待文风回家。

时间从晚上10点半,慢慢走到了11点45,李兰月先是生气文风生日都没回家过一下,末了又心疼文风生日都不能回家过。

就这么纠结着,眼睁睁看时间走过了12点,慢慢转向凌晨3点。终于门外传来窸窸窣窣的开门声。

李兰月心里一喜,又有点紧张。连忙正襟危坐在床头,又觉得有些不妥,连忙把被子扯起来先盖住自己,打算等下给文风一个突然惊喜。

谁知踏进门来的文风已经是一个醉得有些糊涂的酒鬼了,通红的脸,乱糟糟的头发,领带早已经歪倒在一边。李兰月来不及说surprise,也来不及抱怨。

连忙把文风扶进主卧浴室,轻轻拍着文风的背,让他把在胃里咆哮的那些酒水,慢慢吐出来。

看着镜子里狼狈的文风,和妩媚的自己,李兰月有点哭笑不得,半是吐槽半是缓和气氛地说道:“你醉酒后的样子有点丑哦。”

“胡说。”文风挣扎地抬起头,看到是李兰月眸子里的神色却又黯了几分,只说道:“你老公魅力大了去了,能力也大了去了,你等着看吧。”说罢人又有点迷迷糊糊了。

等到帮文风稍微收拾干净,把文风挪到床上后,李兰月才发现,文风身上若有若无地传来一阵女人香水味。

李兰月推推睡得有点七荤八素的文风:“你不是说晚上加班吗,怎么又喝酒去了,和谁喝呀?”

文风呢喃了几句:“客户,大业务,我很快就要摆脱张舒那个贱人的魔爪了。等着瞧。”说完文风就呼呼大睡起来,任李兰月怎么摇都摇不醒。

张舒,李兰月是知道的。是文风的一个同事,能力还很强。联想文风最近的表现和他向来的大男子主义。李兰月猜测估计最后是张舒当了文风部门的新任总监。

看着自己这个不服气的丈夫,李兰月有些感慨,当初喜欢文风时就知道他有点大男子主义,李兰月心想那就自己让让他就好了。

毕竟这也另一方面说明了文风好强嘛,好强就能上进,也是好事。想到这,李兰月也没那么怪文风醉醺醺地回家,还带着女士香水味了。

就这么相安无事地过了几天。那天,李兰月在给文风洗衣服的时候,发现文风裤兜里塞着两张没有检票的电影票。一看日期已经过了观影时间。

李兰月觉得有些奇怪,最近也没听文风说过要带自己去看电影啊,这电影票哪来的?洗完衣服,李兰月拿着电影票问仍旧沉迷游戏无法自拔的文风:“老公,你裤兜里怎么有两张没去看的电影票?”

文风在手机上飞舞操作的手指停滞了一下,谄笑了一下:“哦,这个呀。这段时间看你辛苦,本来昨天想带你去看场电影的,结果昨天加班就没和你讲了。”

“是吗?”李兰月有点不信,“那你怎么没提前和我说呢,就不怕昨天我没空?”

“这不是想给你惊喜吗?哎呀别问了,我要打团了。”说罢没再理睬李兰月。李兰月觉得有些奇怪,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,只好作罢。

倒是刚洗完澡出来的小宝看见电影票之后,不知怎么就心血来潮,从那天起,每天叨叨着要看电影。

李兰月被叨叨得有点烦了,就在周六那天,趁白天把家里收拾好了。晚上带着婆婆和小宝,一起去了电影院。至于文风,自然是在加班的。

看完电影出来,是晚上十点多,才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走出电影院,熊孩子小宝就嚷着腿疼,要李兰月抱抱。

为了举起这个几十斤的肉团子,费了李兰月可大的劲。可偏偏怀里的小人还不安生,一个劲地转着脖子到处看,李兰月正要喊儿子安分点。就听见那个小人指着一个地方喊:“爸爸,妈妈我看见爸爸了。”

李兰月想说,别瞎喊,你爸在加班呢,就看见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挽着一个女人往某个星级酒店中走,看得李兰月脑袋发出“轰”的一声响。

李兰月颤抖着把小宝放下来,手不听使唤地拿出手机给文风打电话。电话铃刚响一声,就看见前面的那个人低头拿出手机摁挂了一个来电,随即李兰月手机里多了一条短信:“开会呢,今天会晚点回来。”

李兰月不死心,再打,电话再被摁断。继续打,电话继续挂。再接着打就变语音信箱了。而前面的那个熟悉身影已经拐弯进了酒店,李兰月怎么都看不到了。

拖着近乎行尸走肉的身子,李兰月就要去酒店里找文风问个究竟,可一股莫名的大力将李兰月拖了回来。李兰月回头一看,是刚刚一直没说话的婆婆。

此时婆婆脸色一片红一片白,嘴里嗫嚅了两下,说道:“别怪文风,他要跳槽去一个大公司当总监了,这是必要牺牲,你别打扰他。”

“你……妈!你早知道这些?”这下李兰月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了。

“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的,兰月,女人该忍时就要忍忍,文风也是为了这个家好。”

“你有没有搞错,你儿子出轨,你说他是为了这个家好?”李兰月觉得可笑至极。

她瞬间提高的嗓门,吸引了周边人的注意,很快就有人驻足想看好戏。儿子被突然凶起来的妈妈吓了一跳,又看周围的人都对着自己这里指指点点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婆婆扯了李兰月一下:“家丑不可外扬,你是要当着儿子的面闹吗?”

“好,好,好!你也知道是家丑!”李兰月哭着笑了,只想要马上就去酒店闹上一场。可小小的小宝哭着喊妈妈,心里一酸。到底抱起小宝先回家去了。

回到家,李兰月也顾不上婆婆的晓之以理动之以情,只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发起了呆。门外,小宝依旧在哭闹,可李兰月不想管了。

只听到小宝哭了许久,婆婆才忍不住抱起宝贝孙子哄了起来。边哄边念叨:“这个妈也真是的,孩子都哭成这样了也不管管。没事奶奶疼哈,我们不管坏妈妈了。”

李兰月无心理会婆婆的言语,手指从梳妆台上轻轻划过那些护肤品小样,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,摸摸省钱买来的黑丝睡衣,突然有些心疼自己。

原来自从孩子生下来起,自己就再也没好好管理过以前这张小心翼翼护理的脸了。难怪文风嫌弃自己,李兰月自嘲一笑,镜子里的黄脸婆也跟着惨笑了一下。李兰月呀李兰月,你追到了自己想要的爱情了吗?

李兰月把柜子里自己的东西稍微整理了一下,挑拣了几件衣服打成包,才开了房门。

婆婆看见李兰月这副样子有点警惕起来:“兰月,你这是要干什么,要到哪里去?”

到哪里去?李兰月也想问自己,可是自己是远嫁,这些年文风的工资高,婆婆负责帮忙存起来说作为存款。李兰月工资低,每月工资全用于家用,所以她积蓄全无。

丈夫裤兜翻出2张过期影票,远嫁没存款的她却没底气离婚。

她能去哪里呢?李兰月看了婆婆一眼,抱起婆婆前面的儿子,转身去了儿子的房间。

文小宝瞬间高兴了起来:“妈妈,妈妈。你今晚是要和我睡吗?”

“妈妈,妈妈。你为什么和我睡呀,是不是知道我每晚都会想妈妈呀?”

“妈妈,妈妈。你是怎么知道我会想你的呀?”

“是呀。”李兰月憋住眼泪:“因为妈妈也会想妈妈呀,所以妈妈知道的。”

晚上一点多,文风才回来,婆婆一直守在客厅里等自己的儿子。等文风回来后,絮絮叨叨地把事情讲给了文风听。

文风知道事情败露,赶忙到儿子房门口给老婆解释。(作品名:《李兰月》,作者:zz1895。来自:每天读点故事app,看更多精彩)

点击右上角【关注】按钮,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。

pk10开奖

上一篇:一周军评:大阅兵的回响
下一篇:Transnet:与Kalagadi 锰业签署合同 运送1510万吨矿物
© Copyright 2018-2019 macquarieford.com 所巴新闻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